清华教授:中国担当大国责任不宜超越实力

2018-09-17 admin

  原标题:阎学通:中国担当大国责任不宜超越实力

  今年2月,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阎学通在美国《世界邮报》网站和《华盛顿邮报》刊发的文章中写道,与冷战时期美苏两国为争夺全球领导权所展开的竞争不同,如今中美两国都在尽量避免承担过多的国际责任。由于中美两国都不愿承担全球领导权,20世纪美苏之间爆发的那种涉及各个领域的全面冷战就不太可能发生。

  如果照此看法,另一些问题也接踵而至:所谓“金德尔伯格陷阱”(维护世界体系稳定的领导国不愿为提供全球公共产品贡献力量,全球体系陷入衰退乃至爆发世界大战)会否成真?当下的中美关系到底有怎样的特点?崛起中的中国如何平衡责任、担当和自身能力?带着这些问题,参考消息记者日前专访了阎学通院长。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阎学通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阎学通

  中美“和平竞争”可避免冷战

  《参考消息》:您曾说“即便特朗普想对中国发动一场冷战,他也已经失去了这样做的能力”,所以您对中国发展所面临的外部环境,整体上是比较乐观的吗?

  阎学通:我认为冷战发生的可能性小并不意味着我对中国面临的国际形势乐观。比较苏联在冷战时期的崛起速度和中国在冷战后的崛起速度,我们可以发现,苏联当时的崛起速度比中国快,也就是说冷战并不必然不利于中国崛起,没有冷战也不必然有利于中国崛起。这取决于我们如何利用环境。

  目前的两极化趋势对于中国崛起是有利的,但这仅指国际格局变化趋势对中国有利。若单看中美关系,难说向有利于中国崛起方向变化。美国近来出台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和《国防战略报告》都将中国定为竞争对手,特朗普还签署了“与台湾交往法案”,变相恢复了“美台”官方关系。美欧矛盾和欧盟内部矛盾的上升对中国崛起有利,但美欧对中国政治影响力上升的反感和警惕也在上升,这恐怕也不是有利因素。简言之,我认为大国实力对比变化对中国有利,但中美关系和国际舆论对中国则向不利的方向发展。

▲美国时间3月16日,特朗普签署“与台湾交往法案”。(路透社)

▲美国时间3月16日,特朗普签署“与台湾交往法案”。(路透社)

  《参考消息》:面对中国的崛起,美国还是在拼命维护自己的势力。比如美日印澳想以基建合作应对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您在2月底也曾对此发微博提问:这与美苏军事竞争的战略影响有何不同?那么您的答案是什么?

  阎学通:美日印澳的基建合作目前的意图是与中国的“一带一路”争夺国际经济合作的市场,这是经济领域之争,还上升不到战略竞争的层面。这个经济竞争与美苏当年的战略竞争对国际政治的影响有两个重要的区别。

  一是美苏两极化使中小国家在两极之间进行全面选边,而中美两极化使中小国家作问题性选边。冷战时期,与美苏结盟的国家采取了政治、军事、经济与盟主全面合作的战略,而如今中小国家则根据自己在具体问题上的利益决定与中国还是美国合作。典型代表是一些东南亚国家采取的经济靠中国,安全靠美国战略。澳大利亚也是这种战略。参加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16+1合作”)的东欧国家似乎有采取经济靠中国安全靠北约的政策可能性。我以为,随着两极化的不断发展,中小国家将会普遍采取问题性选边的战略。

  二是中美战略竞争引发代理人战争的危险小于美苏战略竞争。冷战时美苏以意识形态为核心的战略竞争以代理人战争为主要手段。现在中美战略竞争倾向采取经济手段,特别是经济制裁手段而非代理人战争手段。

  此外,美日印澳强调基建合作而非军事合作,表明这些国家已经意识到在全球化条件下想成功遏制中国是不可能的。遏制需要将对象国隔离于外部世界,而中国多领域参与全球化,与这些国家在经济和社会方面有着广泛联系,将中国隔离于外部世界是做不到的,因此遏制战略也无从谈起。

▲资料图片:美日印澳四国领导人在马尼拉东盟峰会期间交谈。(印度报业托拉斯)

▲资料图片:美日印澳四国领导人在马尼拉东盟峰会期间交谈。(印度报业托拉斯)

  《参考消息》:您提到中国目前应采取的战略是与美国展开和平竞争。那么“和平竞争”与美苏当年的“和平竞赛”有怎样的区别?